李三才主要成就和作品介绍 李三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9-03-15/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主要成就 抑止税监
抚淮期间,针对横行一时的矿税监问题,李三才连疏上奏,指出矿监税使搜括民脂民膏以供自己挥霍,结果弄得各地怨声载道。并批评万历皇帝不理朝政。万历皇帝不予理睬,李三才再次上疏责备皇帝不理政事,不听忠言。同时,李三才还诉诸行动。

主要成就

抑止税监

抚淮期间,针对横行一时的矿税监问题,李三才连疏上奏,指出矿监税使搜括民脂民膏以供自己挥霍,结果弄得各地怨声载道。并批评万历皇帝不理朝政。万历皇帝不予理睬,李三才再次上疏责备皇帝不理政事,不听忠言。同时,李三才还诉诸行动。当时矿监税使中最横行的是陈增,深得万历皇帝的宠信,谁也不敢动他。鉴于此,李三才用计除去了陈增的得力助手程守训,打击了陈增的嚣张气焰。

图片 1

李三才任淮抚前,历史名人。治理淮河

李三才抚淮十三年,在当地很有政声。他所辖凤阳、淮扬一带是连年发生灾害的地区,李三才任淮抚前,万历元年史载有不下15次大灾。李三才在职期间体恤民情,多次要求朝廷减免本地清粮,并发粮赈灾。如万历三十六年十二月上书题“江北灾伤请乞酌量瀚恤”。为彻底解决淮河水灾,他致力于治河,并提出种种方案,这些方案对于治理淮河是极有成效的。

人物评价

《明史·列传第一百二十》评:①三才才大而好用机权,善笼络朝士。抚淮十三年,结交遍天下。性不能持廉,以故为众所毁。其后击三才者,若邵辅忠、徐兆魁辈,咸以附魏忠贤名丽逆案。而推毂三才,若顾宪成、邹元标、赵南星、刘宗周,皆表表为时名臣。故世以三才为贤。

②赞曰:朋党之成也,始于矜名,而成于恶异。名盛则附之者众。附者众,则不必皆贤而胥引之,乐其与己同也。名高则毁之者亦众。毁者不必不贤而怒而斥之,恶其与己异也。同异之见岐于中,而附者毁者争胜而不已,则党日众,而为祸炽矣。魏允贞、王国、余懋衡皆以卓荦闳伟之概,为众望所归。李三才英遇豪俊,倾动士大夫,皆负重名。当世党论之盛,数人者实为之魁,则好同恶异之心胜也。《易》曰:“涣其群,元吉。”知此者,其惟圣人乎!

图片 2

个人作品

李三才有诗才,钱谦益的《列朝诗集小传》中有他的传,陈田的《明诗纪事》卷一一、朱彝尊的《明诗综》卷五二都收有他的诗。李三才在任淮扬巡抚时的奏疏集《抚淮小草》于万历三十一年出版,陈子龙等编的《皇明经世文编》卷四二一选录了他的六篇奏稿。另外,据光绪五年的《通州志》和《明诗综》载,李三才还着有《双鹤轩诗集》、《灼艾集》、《无自欺堂稿》、《诫耻录》和《鹪鹩轩诗集》等,现均不存。

人物争议

李三才是一个极有争议的人物,集诋毁、赞誉于一身。各方从不同的政治立场出发,分成了两派:浙党、宣党、楚党等党派肆意排挤攻击李三才,而东林党人则极力为他辩护。

诋毁者以浙党邵辅忠首发其难。他在万历三十七年十二月上疏,说李三才“大奸似忠,大诈似直”,并列举李三才“贪伪险横”四大罪。御史徐兆魁紧接其后上书弹劾,指责李三才为人反复不定,翻云覆雨,贪图入阁追求浮名。即便在李三才去职家居也未能逃脱三党对他的攻击,万历四十二年,御史刘廷元参李三才“盗用皇木,结交内传起官”;御史刘光则说李三才“盗用皇木营建私宅。且与于玉立相勾结”,又说他“侵夺官厂为自己的园苑”。紧接其后三党大力攻击李三才。

图片 3

东林党人则大力支持李三才。如工科给事中马从龙,御史董兆舒、彭端吾,南京工科给事中金士衡等连章上书与三党争论,为李三才辩雪。远在无锡乡居的顾宪成也非常关注,他致书内阁首辅叶向高,极力推荐李三才,说李三才清廉正直,是学识精粹纯正且立场坚定的儒者,可与孔子相比。

主要成就

抑止税监

抚淮期间,针对横行一时的矿税监问题,李三才连疏上奏,指出矿监税使搜括民脂民膏以供自己挥霍,结果弄得各地怨声载道。并批评万历皇帝不理朝政。万历皇帝不予理睬,李三才再次上疏责备皇帝不理政事,不听忠言。同时,李三才还诉诸行动。当时矿监税使中最横行的是陈增,深得万历皇帝的宠信,谁也不敢动他。鉴于此,李三才用计除去了陈增的得力助手程守训,打击了陈增的嚣张气焰。

治理淮河

李三才抚淮十三年,在当地很有政声。他所辖凤阳、淮扬一带是连年发生灾害的地区,李三才任淮抚前,万历元年史载有不下15次大灾。李三才在职期间体恤民情,多次要求朝廷减免本地清粮,并发粮赈灾。如万历三十六年十二月上书题“江北灾伤请乞酌量瀚恤”。为彻底解决淮河水灾,他致力于治河,并提出种种方案,这些方案对于治理淮河是极有成效的。

人物评价

《明史·列传第一百二十》评:①三才才大而好用机权,善笼络朝士。抚淮十三年,结交遍天下。性不能持廉,以故为众所毁。其后击三才者,若邵辅忠、徐兆魁辈,咸以附魏忠贤名丽逆案。而推毂三才,若顾宪成、邹元标、赵南星、刘宗周,皆表表为时名臣。故世以三才为贤。

②赞曰:朋党之成也,始于矜名,而成于恶异。名盛则附之者众。附者众,则不必皆贤而胥引之,乐其与己同也。名高则毁之者亦众。毁者不必不贤而怒而斥之,恶其与己异也。同异之见岐于中,而附者毁者争胜而不已,则党日众,而为祸炽矣。魏允贞、王国、余懋衡皆以卓荦闳伟之概,为众望所归。李三才英遇豪俊,倾动士大夫,皆负重名。当世党论之盛,数人者实为之魁,则好同恶异之心胜也。《易》曰:“涣其群,元吉。”知此者,其惟圣人乎!

个人作品

李三才有诗才,钱谦益的《列朝诗集小传》中有他的传,陈田的《明诗纪事》卷一一、朱彝尊的《明诗综》卷五二都收有他的诗。李三才在任淮扬巡抚时的奏疏集《抚淮小草》于万历三十一年出版,陈子龙等编的《皇明经世文编》卷四二一选录了他的六篇奏稿。另外,据光绪五年的《通州志》和《明诗综》载,李三才还着有《双鹤轩诗集》、《灼艾集》、《无自欺堂稿》、《诫耻录》和《鹪鹩轩诗集》等,现均不存。

人物争议

李三才是一个极有争议的人物,集诋毁、赞誉于一身。各方从不同的政治立场出发,分成了两派:浙党、宣党、楚党等党派肆意排挤攻击李三才,而东林党人则极力为他辩护。

诋毁者以浙党邵辅忠首发其难。他在万历三十七年十二月上疏,说李三才“大奸似忠,大诈似直”,并列举李三才“贪伪险横”四大罪。御史徐兆魁紧接其后上书弹劾,指责李三才为人反复不定,翻云覆雨,贪图入阁追求浮名。即便在李三才去职家居也未能逃脱三党对他的攻击,万历四十二年,御史刘廷元参李三才“盗用皇木,结交内传起官”;御史刘光则说李三才“盗用皇木营建私宅。且与于玉立相勾结”,又说他“侵夺官厂为自己的园苑”。紧接其后三党大力攻击李三才。

东林党人则大力支持李三才。如工科给事中马从龙,御史董兆舒、彭端吾,南京工科给事中金士衡等连章上书与三党争论,为李三才辩雪。远在无锡乡居的顾宪成也非常关注,他致书内阁首辅叶向高,极力推荐李三才,说李三才清廉正直,是学识精粹纯正且立场坚定的儒者,可与孔子相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