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南京当地消息称,凌晨5时许,有人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死者娄学全的妻子发现,娄在建邺区奥体新城紫薇园家中上吊,后送至明基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今天南京当地消息称,凌晨5时许,有人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死者娄学全的妻子发现,娄在建邺区奥体新城紫薇园家中上吊,后送至明基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摘要:资料图 新京报快讯 (见习记者 李婷婷 记者
刘刚)新京报记者今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获悉,南京市六合区原区委书记娄学全在家中上吊,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据信来自当地警方的消息称,9月18日5时许,110接到明基医院报警:一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建邺公安分局到场…

今天南京当地消息称,凌晨5时许,有人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死者娄学全的妻子发现,娄在建邺区奥体新城紫薇园家中上吊,后送至明基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自杀的原因,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6月发布的消息,江苏省委今年6月18日严肃查处了两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顶风违规案件,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娄学全因调研时接受宴请并收受慰问金遭免职。有当地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被免职后,因上级组织一直没有“接下来怎么办”的“后续”,因此娄学全一度闲赋在家,“他曾通过关系找到上级领导,但上面始终避而不见。”自杀前一天,娄学全已经显得情绪异常低落。

图片 1
资料图

自杀的原因,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6月发布的消息,江苏省委今年6月18日严肃查处了两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顶风违规案件,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娄学全因调研时接受宴请并收受慰问金遭免职。有当地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被免职后,因上级组织一直没有“接下来怎么办”的“后续”,因此娄学全一度闲赋在家,“他曾通过关系找到上级领导,但上面始终避而不见。”自杀前一天,娄学全已经显得情绪异常低落。

显然,在这个案例中,娄学全已经把自己一生中所有的价值与意义都定位于做官,做更大的官了。当自己的仕途因这么一点点小事被暂时中断,在家赋闲三个月整而想拜见上级领导无门的时候,他就彻底绝望了。其实,他只是遭到免职,受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仅此一点小事,那么娄学全的仕途也并不一定就此中断。可见,免职且不受上级领导冷落,内心里肯定感觉到了绝望,至少不是那么坦然了,做官做到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两个区的区委书记,也不算小了。要爬到这个位置,以目前的体制而论,能够清白而上吗?恐怕有点难。

  新京报快讯 (见习记者 李婷婷 记者
刘刚)新京报记者今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获悉,南京市六合区原区委书记娄学全在家中上吊,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显然,在这个案例中,娄学全已经把自己一生中所有的价值与意义都定位于做官,做更大的官了。当自己的仕途因这么一点点小事被暂时中断,在家赋闲三个月整而想拜见上级领导无门的时候,他就彻底绝望了。其实,他只是遭到免职,受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仅此一点小事,那么娄学全的仕途也并不一定就此中断。可见,免职且不受上级领导冷落,内心里肯定感觉到了绝望,至少不是那么坦然了,做官做到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两个区的区委书记,也不算小了。要爬到这个位置,以目前的体制而论,能够清白而上吗?恐怕有点难。

中国有句格言,叫“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然而在中国自古以来,又有多少人是德能够配位的呢?“文革”时陈永贵以文盲加造反派的素质做起了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管起全国的农业来。还是“文革”时上海工人出身的王洪文,靠打砸抢造反一度做起最高领袖的接班人,成为党的第一副主席。当然,他们是德不配位,后来的下场都不是很好。但是,即便中国第一圣人孔子做了个鲁国司寇兼太宰,不也在上任七天时就捏造了五条罪名杀害了少正卯吗?随后又是带领城管队在鲁国大搞拆迁运动,来了一个“隳三都”,结果遭到鲁国三家的联合抵制,鲁国国君差点没命,孔子也因此而落荒而逃。从此与仕途无缘,带领学生周游列国,却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纳他们,成了“丧家犬”。其实,这说明在中国即便是第一圣人,也是“德不配位”的,要不他怎么会遭受那样的灾殃?

  据信来自当地警方的消息称,9月18日5时许,110接到明基医院报警:一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建邺公安分局到场处置。

中国有句格言,叫“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然而在中国自古以来,又有多少人是德能够配位的呢?“文革”时陈永贵以文盲加造反派的素质做起了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管起全国的农业来。还是“文革”时上海工人出身的王洪文,靠打砸抢造反一度做起最高领袖的接班人,成为党的第一副主席。当然,他们是德不配位,后来的下场都不是很好。但是,即便中国第一圣人孔子做了个鲁国司寇兼太宰,不也在上任七天时就捏造了五条罪名杀害了少正卯吗?随后又是带领城管队在鲁国大搞拆迁运动,来了一个“隳三都”,结果遭到鲁国三家的联合抵制,鲁国国君差点没命,孔子也因此而落荒而逃。从此与仕途无缘,带领学生周游列国,却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纳他们,成了“丧家犬”。其实,这说明在中国即便是第一圣人,也是“德不配位”的,要不他怎么会遭受那样的灾殃?

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的行政靠德行来评价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个东西非常主观,有德无德,怎样衡量呢?自己做什么都是有理由,有道德的,别人做什么都是自私自利的。自己做什么都对,别人做什么都不对。对这种道德至上主义的儒家风气。明朝时的思想家李贽曾经说过:“阳为道学,阴为富贵,被服儒雅,行若狗彘”。“及乎开口谈学,便说尔为自己,我为他人;尔为自私,我欲利他。”“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这就是中国传统德治之下必然造成的道德虚伪风气的根源。

  当地消息称,凌晨5时许,死者娄学全(男,50岁,玄武区人,六合区原区委书记)的妻子发现,娄在建邺区奥体新城紫薇园家中上吊,后送至明基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的行政靠德行来评价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个东西非常主观,有德无德,怎样衡量呢?自己做什么都是有理由,有道德的,别人做什么都是自私自利的。自己做什么都对,别人做什么都不对。对这种道德至上主义的儒家风气。明朝时的思想家李贽曾经说过:“阳为道学,阴为富贵,被服儒雅,行若狗彘”。“及乎开口谈学,便说尔为自己,我为他人;尔为自私,我欲利他。”“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这就是中国传统德治之下必然造成的道德虚伪风气的根源。

在这种道德至上主义的儒家风气里,德不配位是必然的。因为,人的晋升提拔来源于对权贵的人身依附,靠在官场上吹吹拍拍,苦心钻营。人的时间精力是有一定限度的。此方面的时间精力,聪明才智用得多了,自然在这个位置上谋求事业的能力就差了不少。在“谋人”与“谋事”之间,人总是要偏向于选择其中一项,很难两项都周全。做了大量行政工作,又能够做大量的科研,那只能够是鬼话。世界上最伟大的研究成果,无不都是出自那些清心寡欲,淡泊名利,一心钻研,其乐无穷的天才之手。康德终身不仕,甚至不娶。牛顿也是不终身不娶,虽然有仕,但是,仕与研究是截然分开的。当牛顿做起皇家铸币局长时,他什么研究都没有,当他投入到研究中去的时候,他什么官职也做不了。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在西方的大学里,做行政事务并不是受教授们欢迎的职业,有时为了公平起见,限定每个教授必须轮流去做,算尽些义务。反正这些行政也是没有什么特权的。他们知道行政做过去了,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而只有研究的成果才是为人类做的永久性的贡献。

  新京报记者刚刚从当地获悉,120在5点左右出车,送奥体新城紫薇园娄姓男子到明基医院,内科接诊。据称“到时身体已经僵硬”。

在这种道德至上主义的儒家风气里,德不配位是必然的。因为,人的晋升提拔来源于对权贵的人身依附,靠在官场上吹吹拍拍,苦心钻营。人的时间精力是有一定限度的。此方面的时间精力,聪明才智用得多了,自然在这个位置上谋求事业的能力就差了不少。在“谋人”与“谋事”之间,人总是要偏向于选择其中一项,很难两项都周全。做了大量行政工作,又能够做大量的科研,那只能够是鬼话。世界上最伟大的研究成果,无不都是出自那些清心寡欲,淡泊名利,一心钻研,其乐无穷的天才之手。康德终身不仕,甚至不娶。牛顿也是不终身不娶,虽然有仕,但是,仕与研究是截然分开的。当牛顿做起皇家铸币局长时,他什么研究都没有,当他投入到研究中去的时候,他什么官职也做不了。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在西方的大学里,做行政事务并不是受教授们欢迎的职业,有时为了公平起见,限定每个教授必须轮流去做,算尽些义务。反正这些行政也是没有什么特权的。他们知道行政做过去了,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而只有研究的成果才是为人类做的永久性的贡献。

在中国传统的以德治天下的风气中,必须会有道德虚伪风气,这个时候,必然有人苦心钻营。在中国古代,没有太多的公共事务,钻营到一个位置,主要也就是服务皇帝,侍候好皇家的事务就好了。但是,今天的社会不同,靠钻营弄来的职位,需要做好大量的公共事务,担负起重大的职责,这里不乏需要许多专业知识与专业才能,方可做好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的时间精力都用来谋人,那么他谋事的时间精力就会相对少得多。如果他靠谋人上位,那么,他谋事的能力也会相对弱很多。舞台都被钻营的小人霸占了,有位而无为,而有识之士常常又因为无位可为。在这里选择的标准是不同的。这一点不像民主法治国家,大家瞄准事去做,做事做得卓越的人,就有做那个事的位置,位置与能力是高度一致的,但是,在中国自古就是伯乐相马型的晋升方式,多少优秀卓越的千里马被埋没于官场上的骄奢虚靡的迎来送往之中。有时运气真的是会主宰人的一生。从前有一个官员一生不得重用。当他青春年少的时候,皇帝那时喜欢老者的稳重;他只能够慢慢地熬时光,静静地等待机会。可是,等到自己老了的时候,后来又换皇帝了,新皇帝又喜欢青春年少的官员,自己这个时候青春不再,无奈只能够在叹息声中虚度自己的一生,没有一次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在中国,常常就是这样阴差阳错的。会表演的演员常常被派去做了打杂工,不会表演的打杂工霸占了舞台,成为了国家一级演员。而台下的观众却没有抗议与选择的权利。因此,丑陋的剧本加上拙劣的演出,不断地在中华大地上上演着。有一句最好安慰人的话,叫“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也许在美国、日本这样的社会也许确实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人才选拔早就是万马奔腾,不可能会埋没任何人才。而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不是绝对没有,但是在中国肯定是极少的,也是极偶然的。

  截至发稿,南京官方和警方尚未通报相关信息。

在中国传统的以德治天下的风气中,必须会有道德虚伪风气,这个时候,必然有人苦心钻营。在中国古代,没有太多的公共事务,钻营到一个位置,主要也就是服务皇帝,侍候好皇家的事务就好了。但是,今天的社会不同,靠钻营弄来的职位,需要做好大量的公共事务,担负起重大的职责,这里不乏需要许多专业知识与专业才能,方可做好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的时间精力都用来谋人,那么他谋事的时间精力就会相对少得多。如果他靠谋人上位,那么,他谋事的能力也会相对弱很多。舞台都被钻营的小人霸占了,有位而无为,而有识之士常常又因为无位可为。在这里选择的标准是不同的。这一点不像民主法治国家,大家瞄准事去做,做事做得卓越的人,就有做那个事的位置,位置与能力是高度一致的,但是,在中国自古就是伯乐相马型的晋升方式,多少优秀卓越的千里马被埋没于官场上的骄奢虚靡的迎来送往之中。有时运气真的是会主宰人的一生。从前有一个官员一生不得重用。当他青春年少的时候,皇帝那时喜欢老者的稳重;他只能够慢慢地熬时光,静静地等待机会。可是,等到自己老了的时候,后来又换皇帝了,新皇帝又喜欢青春年少的官员,自己这个时候青春不再,无奈只能够在叹息声中虚度自己的一生,没有一次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在中国,常常就是这样阴差阳错的。会表演的演员常常被派去做了打杂工,不会表演的打杂工霸占了舞台,成为了国家一级演员。而台下的观众却没有抗议与选择的权利。因此,丑陋的剧本加上拙劣的演出,不断地在中华大地上上演着。有一句最好安慰人的话,叫“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也许在美国、日本这样的社会也许确实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人才选拔早就是万马奔腾,不可能会埋没任何人才。而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不是绝对没有,但是在中国肯定是极少的,也是极偶然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每个人能够做什么呢?就是尽好自己的职责。如果你是台下的观众,就不要容忍台上的拙劣表演,更不要用言不由衷的话语去恭维,也不客套地送上自己的掌声,不要去配合那个低劣的东西。如果你是一个大学生,听到一场没有准备,也没有水平的报告,逃掉或者睡倒一大片或许就是最好的方式。如果你去政府办事,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你不要忍气吞声,而是要选择投诉。如果你在食堂吃到不合卫生标准与营养标准的食物,你要拒绝接受。只有这样,你的生存环境才会逐渐地变好起来。龙应台曾经在上个世纪80年代面对台北脏乱差的环境,粗鄙无礼的社会,贪污受贿的官场,她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在文章中,她这样描述当年的台湾人: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6月发布的消息,江苏省委今年6月18日严肃查处了两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顶风违规案件,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娄学全因调研时接受宴请并收受慰问金遭免职。

“回来一年了,我瞪大眼睛,发觉包德莆所描述的不只可能,根本就是每天都在发生,随地可见的生活常态。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

  消息称,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工园党工委书记娄学全在带领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政协四套班子成员到南京化工园考察调研时,接受化工园管委会的宴请,并收受慰问金。娄学全作为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不仅没有认真履行主体责任,反而顶风违纪,被免去六合区委书记和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职务,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时金峰、崔阳景身为六合区纪委书记、化工园纪工委书记,不仅没有履行好纪委的监督责任,反而参与其中,分别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调离岗位。

我看见摊贩占据着你家的骑楼,在那儿烧火洗锅,使走廊垢上一层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叶塞在墙角。半夜里,吃客喝酒猜拳作乐,吵得鸡犬不宁。

  中纪委表示,对案件的及时严肃查处,是江苏省委向全省党员干部发出的鲜明信号:落实“两个责任”必须紧抓责任追究“撒手锏”,切实做到有责必问、有错必究。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

  娄学全简历:

当年如果没有龙应台这样的决绝的呼声,很难有今日台湾优美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

  娄学全,男,汉族,1964年4月出生,江苏南京人。中央党校大学本科学历,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7月参加工作。

中国人面对邪恶势力,常常是讲中庸、和谐的。但是,最后受害的是每一个人,有时你容忍了那些看起来只是小小的社会恶习,收获的却是整个的社会灾难。有人说娄学全那点宴请与小红包的小事,值得那样大惊小怪吗?现在逼死了一条人命。我只能够说,那本来就是德不配位,自己找来的灾殃。又有什么值得同情呢?

  曾任南京长江第二大桥管理局局长、南京长江第三大桥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高级工程师;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党委书记,南京重大路桥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党组书记;

  2011年12月21日,中共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会上,宣读了江苏省委、南京市委关于下关区委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娄学全任中共南京市下关区委书记;

  2011年12月–2013年3月 任中共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区委书记;

  2013年3月27日,中共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关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会上,宣读了江苏省委、南京市委关于六合区委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娄学全任中共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

  2013年3月–2013年4月 任中共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

  2013年4月–2013年11月
任中共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学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13年11月–2014年1月
任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化学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14年1月–至今
任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南京市六合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南京化学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2014年6月18日,据中纪委网站消息,娄学全被免去六合区委书记和南京化工园区党工委书记职务,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