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世界末日说虽已过去,地球完好无损,人们健康的活着。这件事情也渐渐被遗忘,但是末日说背后的玛雅人却成为了科学家的热门研究对象。都说玛雅人跟中国颇有渊源,但是有一点不解之处就是,中国信奉龙,为何玛雅人把羽蛇当神呢?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

玛雅最强神祇羽蛇神,掌管风雨脱胎于中国龙

在玛雅文明中,羽蛇神是他们心中最伟大的神祇之一。羽蛇神是给玛雅人带来雨季与丰收的象征,然而羽蛇神其实是玛雅人从别人那里借鉴过来的,至于羽蛇神的起源,有很多学者认为是参考了中国龙的形象而成,同样掌控风雨,同样带来丰收。

玛雅人信奉羽蛇神,他们觉得蛇有种特殊的力量。所以作为民族的图腾,羽蛇出现在各个物品上。但是玛雅的羽蛇和中国的龙有没有什么关系呢?这一点引起了专家的注意,我们一起去看一下其中有什么关系。

羽蛇神的名字叫库库尔坎,是玛雅人心目中带来雨季,与播种、收获、五谷丰登有关的神只。事实上,它是一个舶来品,是在托尔特克人统治玛雅城时带来的北方神只,中美洲各民族普遍信奉这种羽蛇神。

羽蛇神,掌管风雨的最强神祇

羽蛇神的名字叫库库尔坎,是玛雅人心目中带来雨季,与播种、收获、五谷丰登有关的神祇。事实上,它是一个舶来品,是在托尔特克人统治玛雅城时带来的北方神祇。中美洲各民族普遍信奉这种羽蛇神。

www.4118.com 1

羽蛇神在玛雅文化中的地位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古典时期,玛雅“真人”所持的权杖,一端为精致小形、中间为小人的一条腿化作蛇身、另一端为一蛇头。到了后古典时期,出现了多种变形,但基本形态完全变了,成为上部羽扇形、中间蛇身下部蛇头的羽蛇神形象。

www.4118.com 2

羽蛇神与雨季同来。而雨季又与玛雅人种玉米的时间相重合。因而羽蛇神又成为玛雅农人最为崇敬的神祇,在现今留存的最大的玛雅古城,奇岑-伊扎中。有一座以羽蛇神库库尔坎命名的金字塔。

www.4118.com 3

在金字塔的北面两底角雕有两个蛇头。每年春分、秋分两天,太阳落山时,可以看到蛇头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与许多个三角形连套在一起,成为一条动感很强的飞蛇。象徵着在这两天羽蛇神降临和飞升,据说,只有这两天里才能看到这一奇景。

www.4118.com 4

所以,它已经成为墨西哥的一个着名旅游景点。而在当年,玛雅人可以借助这种将天文学与建筑工艺精湛地融合在一起的直观景致,准确把握农时。与此同时,也准确把握崇拜羽蛇神的时机。↓↓↓

按照传说,羽蛇神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人类带来了玉米。羽蛇神还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羽蛇神在玛雅文化中的地位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古典时期,玛雅“真人”所持的权杖,一端为精致小形、中间为小人的一条腿化作蛇身、另一端为一蛇头。到了后古典时期,出现了多种变形,但基本形态完全变了,成为上部羽扇形、中间蛇身下部蛇头的羽蛇神形象。

奇琴伊察古城遗址,位于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州,离尤卡坦首府梅里达100多公里。它被认为是玛雅——托尔特克时代最重要的城市,现存数百座古代建筑物,是尤卡坦半岛上最大的玛雅文化遗址,有“羽蛇神的故乡”之称。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奇琴伊察”在玛雅语里是“伊察人的井口”的意思。这是因为在距离奇琴伊察城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天然泉瀑布,早在五六世纪时,伊察人就在靠近两口泉水的地方定居,从此这里就叫奇琴伊察。

羽蛇神与雨季同来。而雨季又与玛雅人种玉米的时间相重合。因而羽蛇神又成为玛雅农人最为崇敬的神只,在现今留存的最大的玛雅古城,奇岑-伊扎中。有一座以羽蛇神库库尔坎命名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北面两底角雕有两个蛇头。每年春分、秋分两天,太阳落山时,可以看到蛇头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与许多个三角形连套在一起,成为一条动感很强的飞蛇。象徵着在这两天羽蛇神降临和飞升。

羽蛇,一种会飞的蛇的形象,或说是图腾。羽蛇神是墨西哥古代印第安人崇拜的神,掌管雨水和丰收,同时也包括毁灭。羽蛇神头部的造型和我们的龙非常相象,而且,羽蛇神和中国龙崇拜都与祈雨有关。因此,包括墨西哥和我们中国的一些学者在内,世界上许多研究者都认为,墨西哥印第安人的祖先可能来自中国,中墨两国古代文明可能有某种联系。

据说,只有这两天里才能看到这一奇景。所以,它已经成为墨西哥的一个着名旅游景点。而在当年,玛雅人可以借助这种将天文学与建筑工艺精湛地融合在一起的直观景致,准确把握农时。与此同时,也准确把握崇拜羽蛇神的时机。

羽蛇神在玛雅文化中的地位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古典时期,玛雅“真人”所持的权杖,一端为精致小形、中间为小人的一条腿化作蛇身、另一端为一蛇头。到了后古典时期,出现了多种变形,但基本形态完全变了,成为上部羽扇形、中间蛇身下部蛇头的羽蛇神形象。

在中国,龙以东方神秘主义的特有形式,通过复杂多变的艺术造型,蕴涵着中国人、中国文化中特有的龙的观念。从中国龙的形象中蕴涵着中国人所重视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是仁者爱人互主体观的诉求;阴阳交合的发展观;兼容并包的多元文化观。《三国演义》:曹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有人说玛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时期的中国人带过去的中国龙。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其中所说的玛雅人,首先应该改成中美洲人。因为,中美洲的许多民族都有对羽蛇神的崇拜。然而,要证明中国龙与中美洲羽蛇神的源流关系,难免有很多牵强之处。中国有了龙这种想象出来的动物图案是在五六千年前,中国“发现了新大陆”的时间是在哥伦布到达美洲前的数百年,即使当时中国与大洋彼岸的美洲就有了洲际文化交流,那么中国龙远渡重洋在中南美洲落户生根的时间,应该是晚于这个所谓的“发现”的时间的。恰恰相反,玛雅及其他中美洲地区的羽蛇神崇拜远远早于这个时间。

龙的雏型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已萌芽。龙的形象古籍记述其形象多不一。在中国商周战国青铜器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不同种类的龙。汉代画像石中常见马首鳞身之龙或身生双翼之龙,龙在汉代具有各种意义,如汉代铜镜铭文有:左龙右虎辟不祥。

玛雅人是在冰川时代跨过白令海峡、向茫茫美洲大陆的南端进发的蒙古人种的后代,是不是在这个迁徙的过程中,龙的崇拜也传播到美洲了呢?这种推测在时间上也有些牵强——冰川时代距离龙的降临有着万余年的沧海桑田,但不可排除同一个文化源头的亲缘关系。文化是不断在交织、变化中的,然而,有一些根本的、原始的元素却会以种种变化了的形式保存下来。羽蛇神羽扇作尾,保留蛇身的形状;而中国龙在蛇身这个基本形态之上又添加了那么多特异功能,几乎把动物界飞禽走兽游鱼的特长集于一身。实在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说到蛇,另一个赋予它重要意义的文化就是圣经文化。很难说羽蛇神就是中国龙,也不能说它是圣经中的撒旦化身。但是这三者确实都是蛇的变体,又确实都从最初就在各自的文化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文化角色。

羽蛇神的形象还可以在玛雅遗址中着名的博南帕克画厅等处看到。要说它的形象,与中国人发明的牛头鹿角、蛇身鱼鳞、虎爪长须,能腾云驾雾的龙,还着实有几分相像。起码在蛇身主体加腾飞之势的基本组合上,是一致的。此外,如画厅一室屋顶上画的羽蛇头、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雕刻,与龙头也有较大的类以。而且,羽蛇神和中国龙崇拜都与祈雨有关。

每个名族都有自己的信仰,我相信玛雅人信奉羽蛇一定有其自己的原因和意义。小编个人认为,蛇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动物,它可以感知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并且蛇的繁衍方式与人最为相似,可能也是玛雅人如此信奉的原因吧。

有人说玛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时期的中国人带过去的中国龙。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其中所说的玛雅人,首先应该改成中美洲人。因为,中美洲的许多民族都有对羽蛇神的崇拜。而且,与中国龙有关的雨水纹图案也可以在中美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古迹中发现。

文字:玛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号组合比汉字还复杂,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读。

艺术:以袋足彩陶罐袋为例,罐上的乳状袋足和鲜艳的色彩,以及对比强烈的红、黑色几何图案非常醒目。目前考古学家发现,乳状袋足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

玉器:玛雅文物中有很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和美洲玛雅人两个民族,喜爱玉石并且具备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民族都有把玉与生命、繁衍连系起来的信仰,有些玛雅玉器竟与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饰惊人的相似。

信仰:玛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与中国腾云驾雾的龙有些相像。玛雅壁画上的羽蛇神头像、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雕刻也接近龙头的造型。除此以外,玛雅人对于羽蛇神,和中国人对于龙的祭拜,都与祈雨有关。

人种:从人种学上来看,玛雅人和中国人都有明显的蒙古人种的独有特征,而且研究证明玛雅人与中国人的掌纹线极为近似。

太极图:在玛雅的废墟中,竟发现与中国一样的太极图,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阴阳鱼”。

也就是说实质上玛雅文化很可能受到了中原文化的影响,而羽蛇就是变形的龙。虽然关于这一观点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依然有不少专家觉得这点很有可能。考古还在继续,这个神秘的文明不知何时才能够被解开。

相关文章